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苍云

叶蓝基三王者荣耀,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

啊!!!!减肥!!!!

骨科大法好啊!玄策可爱有这么——大!

鹰歌今天也不产粮:

不知道有没有ooc但印象里的玄策好像是这样
新晋策吹,他简直是世界的珍宝
骨科真好 改天搞个守约的哈哈哈嗝
(强行有骨科)

别拦我!让我先站一把百里守约x百里玄策!!!
兄弟的设定好踏马带感,没法冷静。

6.16限锻!!一发入魂!!我的明石!!!啊!!!!明老板!!!!尖叫!!!!

“拔拔,他们是不是都不喜欢金色眼睛的小精灵啊?”
“不是喔,大家都很喜欢小森林。”
“真的吗?”
“真的。”

我凭本事挖坑捅刀
为什么要改

《燕刀寒》③

————————

……唉。

“……”

崖月神行千里跑了以后,现在忧愁地坐在马车上抱着琴。

夭寿了燕斩这个人。

大家安安静静平平凡凡地当个同僚不好吗?为什么一定非要搞什么龙阳断袖?

呸,呸呸。

一个大男人啊,怎么下得去嘴。

尤其是燕斩那样的,那么硬一个爷们,让他下嘴都下不去嘴的好吗?

感谢师门的教导,感谢神行千里。

我拿你当朋友,你居然想上我。

崖月恼怒地抚了把琴。

他是长歌门新一代里的佼佼者,音攻十分扎实,一阵音波出去,连马都晕头转向的不知道往哪里走,马车一阵乱翻。

停下了。

崖月:“……”糟了,我无心的。

只听得一声怒吼:“江瑟!”,马车门帘被掀开了,钻进来一个面带恼意的藏剑少女。

崖月眨眨眼,当做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地对这个藏剑少女问道:“车怎么停下了?到藏剑了吗?”

十分的温和,十二分的无辜。

藏剑少女对此的反应是视若无睹直接拿走了他的琴。

藏剑的臂力呦,金刚芭比吧这大概是。

“啊,不。”崖月伸直了手徒劳无功地试图把琴拿回来,“翠翠,我错了,我再也不乱弹琴了。求你,我离不开我的琴——”

藏剑二小姐叶翠,因为江叶两家都在江南,新一代们年纪相仿,从小一起长大,算是世交。

叶翠是个从小无忧无虑没有受过任何劫难长大的二小姐。没有离开过江南,没有机会体会过江湖的刀光剑影,也不知这世上的险恶,也没有什么儿女情长。

毕竟叶翠翠小姐六岁的时候第一次独自出山庄的门,就被一只东都狼给捡到了,自此以后就被划分进那只狗的领地范围,有什么桃花,谁家小子暗恋叶翠翠小姐,一律长枪伺候。

小小年纪就定终身,藏剑山庄和天策府的长辈也是非常心累。

崖月的持之不懈努力下,终于拿回了他的琴。

叶翠哼了一声,转身朝外走。

不知人事的幸运的小姑娘。

崖月看着她的背影,眼神是一贯的温柔。

叶翠小时候被长辈们护着,长大后各大门派弟子被派往西北抗击狼牙也被未婚夫给护着,藏在驻地里捂在怀里塞得严严实实的,她未婚夫风里来雨里去的,可她几乎没见过战场长什么样。

偶尔的几次遇上狼牙,也是她未婚夫在侧的时候,零星的几个狼牙,一个鹤归过去就砸跑了,然后她未婚夫追过去踩住,踩住了再让她打。铁血铮铮一个汉子,遇上她就变成绕指柔。

“喂,翠翠。”崖月看着她的背影笑着问:“龙笑他干什么了?他怎么惹到你了?发生了什么你就跑?”

藏剑少女下车的背影一僵,然后回头怒斥他:“要你管!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你身边那个苍云可凶了!这次我带你跑要是他追上来打我我就让龙笑打死你!”

崖月还是眼神温柔地看着她:“燕斩是不能随便离开太原的。”

叶翠翠其实脾气很好。她小时候是个纯良到有点气弱的小姑娘,重剑都抬不太动。也就是后来被龙笑惯的,龙笑这么多年娇惯下来,终于得到了这么一个活泼大方气势伶俐的二小姐。

叶翠翠在他的眼神下抽了抽鼻子,把红眼眶憋了回去,还是说:“不要你管。”

“龙笑脱你衣服了?”

“呸呸呸!!!”叶翠唾弃他!

崖月抱着琴笑起来。笑了一会儿,他在叶翠的抽打下止住了笑,在琴底下抽出脑袋问:“那到底是怎么了啊?”

“有个秀秀看上他了!”叶翠抓着他的琴,红着眼眶大声说。

崖月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后续,只能继续探头干巴巴地问:“然后呢?”

叶翠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只能同样干巴巴地看着他说:“没,没有然后了。”

崖月都替龙笑叫屈。

他哭笑不得地说:“因为一个秀秀看上他了?所以呢?所以你就跑了?”

“我不开心……”叶翠红着眼眶,有些软弱地结结巴巴地说。这一刻她好像又变成了十年以前没有龙笑的叶翠翠,什么都不懂,看人没说几句话就要哭了。

崖月把琴在旁边放下,笑着摸了摸叶翠的狗头:“你会被龙笑揍的。”

提起龙笑叶翠这边又充满了嚣张的气焰,好像刚才的怯弱都是幻觉,拳头一握说:“他敢!”

“好好好他不敢。”崖月继续笑而不语笑摸狗头,一边给一手养了个娇惯大小姐的龙笑点了根名为活该的蜡。

叶翠哼了一声拨开了他的手,下车去找车夫去了。

崖月笑得幸灾乐祸。

笑着笑着又想到了燕斩,不笑了,继续忧愁。

夭寿啦燕斩他。

……

越往南走,西北的风雪慢慢变成江南的繁花。

三天后,马车到了藏剑山庄的门外。叶家几乎举家都出山庄的门来接叶翠了,三里外就有藏剑弟子来迎。

但是叶翠却只是进去和长辈们报备了一下,就没再进山庄的门,要跟崖月去长歌千岛湖看看。

崖月跟叶家的长辈们再三声讨了不靠谱的让叶翠独自跑出来的龙笑,并且再三保证了不会像龙笑一样不靠谱,这才被叶家长辈们放出了门,还附带一个叶家大小姐,叶翠翠。

崖月回头看了看叶翠。

叶翠啐他:“看什么看!”

崖月说:“叶翠翠,我有种仿佛要被你坑惨的感觉。”

叶翠继续唾弃他:“错觉!”

崖月忧愁地抬头看了看天,内心思衬这真的是错觉吗……

叶翠说:“少废话!你到底要不要回门派了?”

“回。”

“你看天就能回去了吗?”

“不能。”

“那你为什么还站在这里!你想徒步走回长歌吗?!”

“不想。好了大小姐不要再作了,龙笑又不在这里不能保你。好了,出发,跟我回长歌看看。”

……

又三天后,崖月坐在长歌水上的亭子里,忧桑地看着一个眼熟的天策翻进叶翠翠住的院子里,然后里面鸡飞狗跳,半天后东都狗扛出一只小黄鸡。

计划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这世道啊,世风日下,世风日下。

扛回粮食的东都狗对他点头示意并撂下一句“杨门主在找你”,就扛着那只不断挣扎不断尖叫的小黄鸡看起来心情很好很轻快地走了。

“……”崖月都无语了他。

嗯,秀恩爱秀到这份上,狗粮真好吃。

龙笑有军务在身,抗击狼牙是大事,当然是不能随意离开太原。这次来长歌,必定是好不容易才得了空,或者是公务来的。

这也真是下了大功夫了。

崖月感叹了一下,然后收起琴去见门主。龙笑也是挺不靠谱的了,这么偷偷潜进来到底是来通知他的还是来找媳妇的。

崖月在知行殿外停了一下,通告了一下:“门主,崖月到了。”

“崖月,进来。”杨逸飞在门里说。

崖月进门的一瞬间就看到眼前乌漆麻黑一片夹杂着几条大白毛,定睛一看是黑压压好几个苍云弟子,再仔细一瞅都有点眼熟,最前面一个分外眼熟。崖月当时就眼前一黑心说不好差点转身想走,还没走出去就被抓住手臂了,劲儿太大了,巨疼。只能硬着头皮回头:“燕统领好。”

狗屁的龙笑,既然能告诉他门主找他,为什么不能顺便告诉他一下他是和这群苍云一起来的。

燕斩慢慢地放开了钳住他手臂的手,状似无意地活动了一下满手的玄甲,分外平静地说:“原来是君大夫,好久不见。”

咦?君大夫?燕斩叫他君大夫??有门?崖月惊喜地抬头心想难道是老子临跑的那个江逐月天起作用了?燕斩难道现在还是在蒙逼的?

结果一抬头就撞进燕斩一直黑沉沉地看着他的眼睛里。对方微微一笑,以口型告诉他:

你,高,兴,得,太,早,了。

……

——————————

巨可爱!

❆snniou❆:

校园paro、ooc、私设预警!!!!!

元芳为我们带来的校园八卦四则

※可能涉及但可能也不算涉及的cp:邦良 信白 吕蝉

中华五行:

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

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